全国服务热线:

400-015-1618

推荐产品

全国服务热线:400-015-1618

VIP热线:13538068085

传 真:0755-28480862-810

Email:meiyunshengkeji@163.com

QQ客服:1418133520,553420595

公司地址: 深圳市龙岗区嶂背工业区创业路22栋

历代“狂”心理不同,表现的方式也不同(上)

发表时间:2017-11-15    
     中国历代狂人因生活的时期条件不同,各自的个性心理要素不同,因此狂人行为的表现方式也不尽相同。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能够从某些狂人的身上找到这方面或是那方面的分歧性或类似性。因而,也就能够对之停止类型的划分。为了阐述的便当,现依据中国历代狂人的行为表现和思想认识上的共同特征,将之概括为以下八品种型。但限于篇幅,对这若干历史狂人不可能八面玲珑,更不可能详加阐述。
     
(一)佯狂者
     
     关于狂的外在表现,《安定御览》卷七三九引《神异经》说:“西方有人,饮食,被发佯狂。其妇追之不止,怒,亦被发。名曰狂,一名颠,一名狷,一名风。此人夫妻与天俱生,狂走东西。”这种狂的外在表现,被佯狂者所应用。佯狂的目的是为了逃避,为了使本人摆脱某种与己不利的窘境,有意而为之。在佯狂者中,有的是参与了某种政治斗争,失意后以佯狂来求得宽容,逃避成功者的制裁。商代“纣为滢佚,箕子谏,不听,人或曰:‘能够去矣。’箕子曰:‘为人臣谏不同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说于民,吾不忍为也。’乃披发佯狂为奴。”《史记·龟策列传》也记载:“箕子恐死,被发佯狂”。汉代蒯通劝淮阴侯反汉,不听而佯狂为巫。有的是禀性高逸,不愿被世俗所牵制,为坚持本人个性,以佯狂脱离群体而单身自处,如楚狂接舆。“陆通,字接舆,楚人也。好养性,躬耕以为食。楚昭王时,通见楚政无常,乃佯狂不仕,故时人谓之楚狂。”“楚狂接舆,躬耕以食,楚王使使者赍金百镒,愿请治河南,接舆笑而不应,乃与其妻偕隐”。
     
     能够说,凡佯狂者,皆是世俗社会及其政治斗争与思想主体直接抵触的结果。他们戴着狂者的假面俱,掩藏起真实的自我,以其狂乱的行为,掩盖着真实的目的。
     
(二)隐逸的狂人
     
     隐逸之狂,按孔孟的定义应该称之为“狷”。刘宝楠《论语正义》曰:“狷者慎守一节,虽不能进取,亦自不为不善。”焦循《孟子正义》引《国语》韦昭注曰:“狷者守分,有所不为也。”所谓“慎守一节”、“守分”,乃在于坚持本身高洁而不与世俗相并论。狷者不是直接与社会相抵触,而是使本人远远地避开世俗社会,不参与外部的政治活动和社会事务,静心寡欲,弃名绝利,以求得与天地为一的思想境地,在内心深处体验自然与我合一后的愉悦情感,以本人的行为向世俗社会提出抗議,具有明显的反社会性。因其行为隐秘,不与世人交往而又超逸不俗,居山林处幽雅之境而被称为“逸民”或“隐逸者”。
     
     隐逸的狂人蕞大的特性是唾弃名利,蔑视权贵,不与政治同流,不与世俗交往,关于现行社会的价值观念和伦理标准拒不承受。他们追求一种超社会超物质的纯自我理想型的思想境地,外表看来是使自我与自然合一,实践上正是在这种合一之中使自我人格得到了充沛表现。他们对自我人格的热烈追求,使得他们生活恬淡虚静,从而完成了无为和自在、真情与真我的合一。这成为他们对理想政治和现有伦理标准停止抗争的特殊斗争方式。“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或隐居以求其志,或逃避以全其道,或静己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槩,或疵物以激其情”,“甘心畎亩之中,憔悴江海之上”。总之,他们以不仕为高标,以远俗为手腕,以适情为追尚,以全生为目的,内心恬淡,行为超逸,使本人远离社会,脱离政治,洁身独处,以世外人的身份冷眼观世事的变化。许由听尧让位而临河洗耳,庄子“宁其生而曳尾于途中”而不愿“死为留骨而贵”,杨朱“捐一毫利天下而不为,悉天下奉一身而不取”,他们无不“立乎损益之外,游乎形骸之表”。由此看来,隐逸之狂的真正狂处,在于他们将本身与社会相对立,不将社会普遍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加于本人身上,而是对此停止逃避和消极的对立。他们虽与世俗社会无面对面的抵触,以无为对有为,而且也不把本人对社会的反对强加于别人身上,但它的确构成了一种对抗,即一种消极的反社会行为,因而,对社会意理和民族心态的影响,是很大的。
     
(三)入世的狂人
     
     真正能表现孔子“狂者进取”肉体的,应是入世的狂人。积极入世,有为于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文肉体的主要表现,是中国古代士人阶级的主要特征,也是士人完成自我价值的主要途径。它主要表现为社会个体对理想政治的热心和济世拯民理想的盼望。但是,在古代中国,社会个体自我价值的完成,需求有相应的政治位置,政治位置的取得是才智发挥的先决条件。只要有了一定的政治位置,价值理想才有得以完成的可能。因而,中国古代士人阶级历来把位置和理想严密联络在一同,对“庙堂之高”的向往成为历代文人的共同特征。入世的狂人则把这种向往推至极点。“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是历代文人理想的入世之路,并有许多人经由此路走向“庙堂”。
     
     士人阶级对家国的忧患认识则是其入世的基本缘由。“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这种对國家对人民和对社会的高度义务感,使得他们在忧叹之中努力寻求济世救民的计划。这种盲目的参与认识又构成了他们入世的主要内容。
     
     在忧患认识和参与认识的双重作用下,中国古代士人阶级中,有许多人具有激烈的历史任务感和社会义务心,面对纷乱复杂的社会,情不自禁济世救民非我莫属的思想。东方朔就很典型。他曾上书武帝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二学书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亦诵二十二万言。凡臣朔固已诵四十四万言,又常服子路之言。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若此能够为天子大臣矣。”迫切的入世之心,溢于言表。他们对那些无所作为的庸俗之辈常常加以轻视,并以此而傲人傲世。但是,中国历史中政治权益的封锁性和激进性,又常常使这些位置相对低下的士人,难以跻身于政治权利的圈子之中,致使他们生发出无限的脱颖而出的失落感,从而对社会产生仇恨。傲世和怨世成为中国古代士人阶级的普遍心态。
     
     入世的狂人正是在傲世和怨世的双重心态挤压下产生的。他们一方面要打破政治条件的限制,寻务实现理想和志向的道路,使本人的才干得到发挥,填补价值理想不能完成时的内心创伤,因此希冀一朝被执政者了解、发现、认同和接纳。为此,不惜狂言乱语,大话连篇,以种种反常行为惹起统治者的留意。郦食其自号“高阳酒徒”,即是一例。另一方面,入世的狂人又轻视世俗社会的庸俗之辈,不愿与之为伍,将本人高置于其上,处世孤傲,行为高标,以至自以为是,顾影自怜。但不管是怨世还是傲世,其意图只要一个,那就是努力使本人可以有为于世。
     
(四)放纵的狂人
     
     所谓放纵,是指行为不检,不遵照正常的社会标准。荡者,已如前述,即“无所据,自放于礼法之外。”放纵的狂人蕞大的特性是不受社会共同的伦理标准的约束,在行为上毫无顾忌,完整依从自我情感行事。他们不是从理想的社会整体利益动身,而是只凭自我认识,把自我价值看得高于社会价值,因此在行为上自行其事,孤傲不群,蔑视一切,自我纵容,不思索自我的社会形象和社会影响,把自我与社会完整置于对立面上,不逃避任何社会谴责,同样,任何社会谴责对他们也无济于事。他们所着意追求的是人生进程中生命的蕞大价值,生活的充沛体验,自我情感的宣泄。因而,他们豪情豪放,具有浓重的浪漫主义颜色。在他们的感情中,过多的是对生命短暂的哀叹,对自在欢乐的向往,所以充溢着生命的生机。
     
放纵的狂人与社会的抵触主要表如今三个方面:
     
一是与政治的抵触。任何统治者总是以本人的统治利益为重,关于社会上任何不利于本人统治的行为都要加以制止。放纵的狂人以自我为中心,关于政治加以轻视,蔑视权贵,轻贱礼法,在自我情感的宣泄中毫不顾及统治者的利益。之所以形成这种现象,是由于政治权益对他们的排拒和对他们个性的压制,以及因政治骚动而使他们对权利失去自信心而厌恶权利。在这类狂人中,其实不乏治国救民的雄图伟志,但他们不愿受制于政治,不能低颜附势于权贵,因此嵇康有与山涛绝交之书,阮籍有大醉六十日拒婚于皇上之举,陶潜有不折腰于五斗小儿之说,李白有“低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叹。所以,他们之中虽也有为完成本人的理想而寻觅进仕之路者(如李白),但却不能真正成为统治阶级中的一员,而且有的还因与政治的抵触而葬送了性命。
     
二是与正统思想的抵触。中国自汉独尊儒术之后,儒家思想便成为历代的正统思想。历代统治者总是以实践上被改动了的儒家思想为治国治民之本。而放纵的狂人大多所承受的是道家思想,以道家思想为指导处世行事,因此与正统的儒家思想发作矛盾,“讬好《老》《庄》”,“不涉经学”,不但行动上要“非汤武而薄周孔”,在行为上也蔑视儒家标准,对那些“惟法是修,惟礼是克,手执圭璧,足履绳墨,行欲为目前检,言欲为无量则”的“正人君子”给予极大的嘲讽,骂之为“处裈中,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的虱子。这些抵触,一方面使他们在思想上与正统思想愈加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又使他们在行为上更增其狂放。
     

三是与传统伦理标准的抵触。这是历代狂人的共同特征,在放纵的狂人中尤为突出。放纵的狂人反社会请求尤为激烈,对社会伦理标准的毁坏尤为坚决。他们以行为癫狂著称,不思索任何社会结果,只需感到尽兴,什么行为都能够做出。不只“任宠自放,抗心希古,任其所尚”,而且大胆提出“礼岂为我设”,因此可以“轻肆直言,遇事便发”,“放诞有傲世情”,以至“脱衣裸形于屋中。人见讥之,则答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这种勇于冲破世俗伦理常规,将真实的自我人格作为表现内容的大胆行为,是他们真性真情的真实流露。这些看起来癫狂放纵的行为,实践上包含着行为主体的内心痛苦,是他们与社会直接抵触的最明白的表白。放纵的狂人在“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思想指导下,以他们狂放的行为表白了他们对社会的抗議,使他们成为真正的“反社会行为者”。


还在为国学教材太贵或者不齐 而烦恼?用国学机吧,但国学机好用吗?美韵声天才知音国学机,集听读机、早教机、胎教机、故事机、英语学习机于一体,内置国学经典、古典天籁、铃木左右脑全能音乐、西方英文经典、儿歌、故事等丰厚内容,凭仗海量精品资源和运用的便当简单性,疾速博得了家长们的喜爱。

此文关键字: 国学教育,国学机,国学机贴牌,国学早教机,深圳国学机生产厂家,国学听读机品牌,国学听读机,国学机代理